最新專欄

日本豊洲樓跌完又彈

身在東京,心在香港,佔中那個深夜,筆者剛巧早機去東京公幹,去機場之前尊誠駕車去金鐘看下時事局勢,佔中近一個多星期,筆者在東京每天下班晚上 都看網上新聞 了解香港最新情況 無論住在東京的香港同事,仰或日本同事,都會問香港 點 解 發生暴動 事 件,我都要用好多時間來告訴同事,香港政治局勢的前因後果,所謂事出必有因,大家祗能冷靜面對。日本人朋友都非常關注事件經常問我,是否香港沒有了自由,我唔識講祗能夠表達痛心!   言 歸 正 轉呢 次去 東 京 係 要 正式簽 約 加 盟 全 球 最 大 地 產 代 理 集團,日 本 文化做事認真, 謹 慎,(對於我來說,感覺日本人做事真係要用好多時間)用左三個月時間 審批筆者公司背景, 符合資格 審批完畢,才能加盟日本東京的 全…

Read more

向發展商說不,拒絕發展商委托

向發展商說不,拒絕發展商委托! 筆者今年中收到一位日本東京發展商來電想傾談一個銷售項目, 發展商看到筆者團隊在NHK日經新聞報導 反映香港人去日本買樓實況,發展商所委託一批貨係由自己發展既單幢式嘅樓花項目及另一批剛從另一家發展商手上買入的一批現樓單位,想透過我們去速銷,並建議來香港搞展銷會搞講座 要求筆者擔任演講嘉賓及銷售顧問, 經過兩地會議, 筆者 發現呢位發展商剛剛同另一位發展商購入的十多個單位尚未完成交易,就要求我們團隊去促銷 ,並表示不會披露買入價不讓我們知道,祇表示發展商給予5%作為傭金,筆者嘗試了解出貨原因,但是發展商不肯透露,筆者接受唔到發展商今日買,明天就想賺錢賣出吐現呢種手法,因為筆者一向鼓勵 用中長線既時間5年,10年去持有日本東京物業,所以筆者當場決定 ,斷言向發展商說不,拒絕委托!呢個世界錢揾唔哂。所謂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做生意都係頂天立地,光明磊落的好!

Read more

東京買鋪實戰經驗

有一位小王子是香港車壇改裝高手,佢喺世界各地都有投資房地產、飲食、貿易等。輾轉嚟到日本買樓投資,獨具慧眼嘅小王子更加挑剔,佢好快揀中咗間位於涉谷繁盛經營緊意大利餐廳的地鋪,日本同事阿進即刻坐火車過去視察餐廳晚市及人流,仲叫左個意大利粉食試下好唔好食,而最重要任務係影相,錄影拍片whatsapp比小王子。舖位叫價一億日元,佢殺價一千萬日元,還價九仟萬日元即刻入offer,當場被拒絕,於是佢再加返500萬日元再傾,offer ¥9500萬日元,三日後被拒。由於太鍾意,超出預算都在所不惜,卒之意識到日本樓冇價講既小王子全額再入offer – 1億日元,諗住實食冇黏牙,點知一個星期後業主停止放賣(可能係業主覺得有利可圖,想反價)。我地堅持唔放棄,打算去同業主見面以表誠意,不過最終被業主婉拒,就此宣告交易失敗。 正所謂失敗乃成功之母,咁啱又有間六本木的特色紅酒bar出現,當然阿進馬上再去現場視察環境,呢次另一位駐日同事Kelvin開車送阿進去,沿途Kelvin同阿進已經想盡方法,點樣可以唔打草驚蛇,出奇制勝一擊即中。去到鋪位現場,地段似中環蘭桂坊格局,阿進即時影相whatsapp比小王子,對於日本買賣規矩由開始初步了解到瞭如指掌的小王子深知時間的重要性,只有offer咗排第一位,價錢可以慢慢咬上去,鋪位叫價9500萬日元,又殺價1千萬即入8500萬日元offer。由於業主急出、同意並要求儘快成交,小王子大喜、我地當然也積極配合促成。點知兩日後業主收到第二個offer、比我地出多500萬日元,即係9000萬日元,小王子大急,馬上比到9000萬日元,又過咗三日,第二手加到全額¥9500萬日元,小王子迫上梁山豁出去啦,過埋原定底線再加到全額到9500萬日元,心諗一定掂啦!呢個時候第二手有超額提價購入的意欲,雖然日本人講原則,守規矩,排第一有優先購買和議價的權利,但係利益當頭業主反價賣亦都無可厚非。正喺我地既憤怒又猶豫好驚失信於人怕又會令到小王子空歡喜看到心頭好被人奪去,仲諗緊對策點樣可以戰勝對手的時候,突然收到業主電話,話第二手放棄,應承賣俾我地。半信半疑,心驚膽顫中卒之完成了簽約,並很快closing埋,Kelvin同阿進感覺好似打完勝仗,成身散曬,卒之放下心頭大石,不過所得到的滿足感,非筆墨所能形容,不負所託得到客人信任的成就感非常良好。 小王子得償所願購入心水旺鋪,雖然超出預算,但係佢對東京樓市升值潛力非常睇好,而且買到心頭好,都好感激我地公司幫到手,之後又買多兩間。其實目前東京樓市因奧運等利好因素升值緊既事實眾所周知,一向好講原則既日本人有時都敵唔過金錢的誘惑。

Read more

日樓港樓大不同

剛和朋友到日本旅行,同行友人都是日本留學生,她們慨嘆日本人對港人燥底咗好多,雖然仍然不時看到盛讚日本店員有禮的旅行遊記,但如果你有足夠的細心和資深旅日經驗,就不難得出同樣結論,尤其是食店職員,友人從前經常吃的餃子店,從親切的老婆婆易手到西口西面的(疑似)女兒手上,只能苦笑。   我問是不是因為多了大陸人去日本,他們以為我們是同伙?但很快就被一眾友人否定,最後得出共識:其、實、香、港、人、都、好、煩。我們恥笑強國人的野蠻,但在別的國家我們又何嘗不是輕量級的強國人?友人留學期間最怕就是在日本街頭聽見那鏗鏘得過份的廣東話,尤其在港人可以免簽證(逗留日本90日)之後。   強國人在2003年自由行實施以後,旅港人數從2002年約700萬,急增至2012年約3,500萬 [1],通街都是文化差異的異種人,香港人再包容也容不下。再看看日本,自從2004年港人可以免簽證在日本逗留90日後,旅客人數也逐年增加。根本日本政府觀光局(JNTO)的資料,2003年港人旅日數字約26萬,2013年則增加至約74萬 [2],雖然論人數規模,港燦一定輸強國人十條街,但正如強國人遊香港,族群質素是關鍵,如果因為人數多了就令「個別例子」增加,並形成負面的普遍觀感,那麼就是反思的時候了。   友人曾經和不熟悉日本文化的朋友去旅行,千叮萬囑地說:「垃圾要分類啊!」、「不是甚麼地方都可以隨便拍照的啊!」結果她一句頂回來:「唔駛理啦,我係遊客丫嘛!」。早前 FB 流傳一則消息,說港人在日本預約了民宿,人家準備好滿桌的料理,最後卻放了飛機,網民估計因為他們貪心,同時預訂數間民宿,最後才臨時選定一間。新聞報道說有民宿老闆開始要求港人先落訂,「因為香港人對老闆來說,已經成為不可信賴的一群」[3]。在海外,我特別怕聽到廣東話(好啦,我係媚外的死港女),尤其是那種生怕蝕底的聲調。諺語有云:「執輸行頭慘過敗家」,香港人的 aggressiveness 在旅行時更加表露無遺,那怕這樣會令別人困擾,畢竟「我係遊客啊嘛」!   日本有一個流行用語叫「KY」,即是「空気が読めない」(不懂閱讀空氣),指責別人沒有留意身邊的環境,作出了不適當的言行。另外,日本人從小就教導小孩不要給別人添麻煩 (他人に迷惑をかけない)。他們極為在意人際關係,那種關係不是強國邏輯下的人脈「guanxi」,而是顧慮別人的意思,雖然令社會變得抑壓,但卻造就了令華人驚嘆的日本人質素。   反觀香港,我們最重視的是「chur 到盡」,無論是小孩子由10個月大開始學九百幾樣野,定係老闆要求員工以一頂十,抑或去7日旅行 plan 定10日先行得完的行程,都是要 aggressive 地 chur 到盡。   因為常識都有教,香港地少人多,沒有天然資源,唯一的資源就是人才(啊 sor,應該叫「人力資源」,因為在香港老板心目中人只是資源),我們的社會強調競爭,為的是培養/迫出人才。在弱肉強食的社會,我們是受過教育的掠食動物,所以看見別國族群不排隊、不在廁所上廁所會本能地義憤填膺,可是要我們先顧慮別人而不是自己,就有違本性了。當然,比香港更體現叢林法則的強國,別說人性,就連獸性都只能剩下最惡的部份,才能撈得風山水起,要他們學日本人時時留神自己不要給別人添麻煩,倒是更加緣木求魚。  

Read more